秦修的沈彻

大厂女孩

这个太太为什么还没🔥 她的分析是我的快乐源泉

hideノ扉:

哈仙的完美计划泡汤


再次旧事重提

因为找不到想要的画面

就先截这个吧


其实这一段花絮是流传很广的

有一个不合时宜的脑洞

大家全当脑洞来听就好


话说

图1:哈仙先怼上了贾富贵

说:你为什么要选这个

(注意,他是对着小贾说的)

蔡总应该是在焦急的等着丸子

估计也只剩下一个名额了

心里也有些慌

这首歌意外的很抢手


图2:哈仙把这句话引到了

你们一个第1、一个第4的

我这样有压力,有一种抽到死亡之组的感觉

贾富贵:“你一个排名第7的,为什么要说这种话”

于是

哈仙开始无话可说,真正的理由即使要被拆穿


图3:小鬼在一旁一脸嫌弃

嫌弃的原因可能有二个

一是找那么烂的理由,还不想好对怼后路

二是想和老岳在一起要选首冷门的RAP歌


图4:

排名第11的丸子突然出现

一看这个阵仗,就很危险


图5:

凡子和小鬼在唠嗑

因为声音太响

有被收录进2名

刚到11位,我们就已经4个

你这边只有1个


哈仙计划宣告破产

可怜的哈仙

凡子OS:我想双CP跳巴比龙

卜岳目录整理贴限定指路

 

脑洞行为,勿上真人


卜岳自制糖罐合集

hideノ扉:


  • 自制


  • 储蓄糖罐


  • 甜度不分先后


  • 想试试凭自己的实力(怪力),能收集多少粮


  • 编号3350


  • 最终目录更新日6.19


  • 目标1000+,目前110





 



  1. 大螃蟹和大闸蟹


  2. 原子弹


  3. (含洋灵)床要标记一下


  4. (all岳)机场小脑洞


  5. 哥哥吃过的东西


  6. 我快要爱上他(自己)


  7. 结晶与榴莲


  8. 凡子学英语


  9. ZERO系列之周锐


  10. ZERO系列之小鬼


  11. ZERO系列之想合作


  12. ZERO系列之正剧阉割版


  13. 司机凡的不纯熟车技之下场


  14. 年上表白之老岳画心


  15. 年上表白之可爱


  16. 不能说我之饭做得不好


  17. 带你去旅行


  18. 不要说我欺负你之胸围


  19. 胸肌还是腹肌


  20. 司机凡的不纯熟车技之称量


  21. 限额2名,坐满即开


  22. 你眼中的自己和你BF眼中的你系列之性格


  23. 你眼中的自己和你BF眼中的你系列之体格


  24. 你眼中的自己和你BF眼中的你系列之人设


  25. 卜岳CP粉头之灵超3喊话催婚


  26. 只做你的员工


  27. 抢岳小分队之娄萝卜


  28. 超儿的岳老师


  29. 三观认证之二先一


  30. 老岳受不了凡子之身高


  31. 老岳受不了凡子之小动作


  32. 博文结婚同人视频


  33. 永远追随大岳哥


  34. 凡子只看老岳的直拍


  35. 执着于拍照留念的凡子


  36. 摸耳朵


  37. 凡子的威胁威严为零


  38. 卜岳互相伤害


  39. 生日蛋糕是凡子买的


  40. 卜凡的少年说


  41. 画上记号的身体


  42. 全宇宙关系最好的是?


  43. 谜团之不肯好好比心


  44. 凡子教育弟弟


  45. 卜岳CP粉头之灵超2凡子休息室


  46. 抢岳小分队之磊子的火锅调料


  47. 学霸之记歌词


  48. 抢岳小分队之睡07屋事件之后续


  49. 抢岳小分队之睡07屋事件


  50. 我是你爸爸之后续


  51. 我是你爸爸(18禁 三俗)


  52. 老岳生气之香蕉


  53. 嘻哈帮老大老大的女人


  54. 抢岳小分队之大田


  55. 虐心偶恋


  56. 没有加主语习惯的凡子


  57. 岳麻麻的人妻行为


  58. 凡子男友力表现


  59. 哥哥的花臂由我来保护


  60. 凡子的潜在敌手之林彦俊的颜值


  61. 探究老岳身体之上火 (18禁 三俗)


  62. 探究老岳身体之身体巨弱软 (18禁 三俗)


  63. 魂穿之后第一件想做的事


  64. 探究老岳身体之高领 (18禁 三俗)


  65. 探究老岳身体之痣在哪里


  66. 凡子的隐藏技能


  67. 钢铁直男和理工男的三观


  68. (卜岳洋不闭环)老岳的宝贝儿们


  69. (卜岳)(洋灵)男友粉


  70. (all岳)饲养员喂食


  71. 甜腻爱称


  72. (all岳)追岳进度表


  73. 老岳的科普之咖啡馆


  74. 护头系列之造型不能爆光


  75. (卜岳洋不闭环)非常静距离之配饰


  76. 在一起久了系列之你知道吧


  77. 在一起久了系列之欠嗖嗖


  78. 老岳吃醋之脏脏包


  79. 啪啪啪打脸系列之卜凡凡撒娇


  80. (卜岳洋不闭环)心理和身体双重被照顾的老岳


  81. (卜岳洋不闭环)睡觉老实与不老实


  82. 卜老凡的报名表


  83. 答案之书系列之姜梗


  84. 洗眼水与眼药水的脑洞


  85. 北京相声人占的小便宜


  86. 麻麻与爸爸


  87. 2000块以下的都是便宜


  88. 老岳结婚与凡子扯证


  89. 章鱼的下场


  90. 加菲猫病症之年龄


  91. 综艺之神之跟你换


  92. 综艺之神之无限期搬出去


  93. 卜岳CP粉头之周锐2 你家岳岳


  94. 卜岳CP粉头之周锐1 岳岳是家属


  95. 卜岳CP粉头之灵超1 前世的虐缘


  96. 我们不约


  97. 卜岳入门第一坑


  98. 凡子最喜欢的电影


  99. 直男与直男斩


  100. 卜岳逆系列2之小公主


  101. 卜岳逆系列1之举铁


  102. 肩膀借(?)还是不借(!)


  103. 最想演的角色


  104. 强度的工作


  105. 父母爱情的坑


  106. 老岳的科普之博士


  107. 凡子的理想型


  108. 凡子:形容队友的形容词与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的形容词重合度很高


  109. 凡子:老岳,你对着镜头卖萌的时候,我可都是忍着


  110. 小兔帽爱恨情愁




【卜岳】烫头

緑:

前篇《抽烟》《喝酒》


岳明辉跟李振洋谈了整整一宿,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感觉自己终于闹明白了,这事他必须得跟卜凡好好讲讲道理。

岳明辉最不怕的,就是讲道理。

他挑了个良辰吉日,赶巧小弟跟洋哥跑出去烫头了。虽然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特意避开了这俩人在家的时间。岳明辉搬了个小板凳,啪地一声摆在卜凡前面,一屁股坐下去。他抱着胳膊,一脸严肃,头上的小揪揪随着说话一晃一晃的。

“我觉得咱俩得谈谈。”

卜凡靠在他的半边床上,看见领导过来视察工作,还是微服私访,赶紧坐直了。不巧嘴里还有半块西瓜,卜凡赶紧嚼了嚼咽了,然后猛的点点头。

“说吧说吧哥,我听。”

岳明辉穿着个大裤衩子,隐隐约约露出来一段白白的大腿,还有李振洋的白背心,那条花里胡哨的胳膊很自然地袒露在外面。卜凡的眼睛飘来飘去,就是放不到岳明辉严肃又正经的脸上。

岳明辉觉得他有点跑神,特别不满地在卜凡脸前面张开手指头用力晃了晃。

“嗨,嘛呢嘛呢。你哥跟你说话呢。就说你们这种小孩,啥都不知道,就天天情情爱爱的,我跟你说,这你哥哥可得给你好好讲讲道理。”

卜凡抓抓脑门子,有点懵懵懂懂的,突然就开始不知道岳明辉在说啥了,研究生话多,还凡事爱问为什么,讲起道理来滔滔不绝,连李振洋这种团霸都拿他没辙。他一个艺术生,哪有他哥上侃自控原理下侃人类简史的逻辑,只能点头如捣蒜,正襟危坐聆听未来对象教诲。

哪知这岳明辉越讲越来劲,明明就是谈个对象的问题,他居然从弗洛伊德讲到了图灵,卜凡听得半懂不懂,倒也不是不乐意听,要是在平时,卜凡总是很爱听岳明辉啰嗦的。但是现在不一样,现在是春宵一刻值千金,李振洋拉着小弟出门前对着他那一番挤眉弄眼他可没忘。小弟人也不傻,虽然两个实际是来自北电的哥哥都没跟他透露,但是他李英超也是天生中戏的料,凭着自己的推理猜了个大差不差。李英超临出门前一边穿鞋一边冲着他一脸大义凛然的凡哥抱了个拳。然后蹦蹦跳跳地跟他洋哥出去烫头了。

岳明辉还在喋喋不休的讲,卜凡好容易把眼睛从他裤子里漏出来的一段光洁的大腿根上移开,又不好意思地抓抓脑门子,“哥,你刚讲的什么?什么自恋情结还是性/欲倒车,听不懂啊。反正我就是喜欢你,我想跟你处对象。就这样,挺简单的。你搞那么复杂干嘛?”

岳明辉气的七窍生烟:“那是性/欲倒错!合着我给你解释半天白讲了!”

倒也不是真生气,无非张牙舞爪地咋呼两句,还是带着笑的。没人见岳明辉真生气过。他也不爱大声说话,卜凡喜欢他这点。岳明辉身上有种沉淀过的内敛含蓄,无论何时都看起来温温和和的。那话怎么说,文静,像是高中时班级里面学习成绩最好,扎着马尾辫的女班长。安安静静地坐在第四排靠窗的角落里写题,风吹起窗帘抚过她身上,就连最坏的坏小子也不敢去打扰。

但是他又不无趣。温和没脾气的人很容易被人觉得没什么性格,但岳明辉不是。他是个很有内涵的人,懂的也多,说话也有意思,卜凡喜欢有文化的人,他爱听岳明辉讲话,他不像李振洋跟李英超似的,总是打断他。他盯着岳明辉吧嗒吧嗒一张一合的小嘴都能看上好一会。

但他心里有点燥。
岳明辉对他不错,他觉得这样挺好,但是不够。人总是希望自己是独特的,卜凡心里不是没动过歪心思,他知道岳明辉也有。岳明辉有时候的眼神和小动作一点都不像个哥哥,不知道他自己知道不知道,娇里娇气的,像个小女朋友。

“说那么多有啥意思。反正你就说处不处。”
卜凡舔了舔嘴唇,声音非常焦灼。

岳明辉突然卡壳了,他在凳子上扭来扭去,吭吭哧哧了半天,还是一句话都憋不出来。实际上将近一个月了,他都没有什么进展,卜凡第一次堵住他,说要跟他处对象,他就是这幅吭吭哧哧的样子,到现在他还是说不出来什么,没有一点儿进步,只不过脸红少了一些,无非从红两个耳朵变成了红一个。似乎差不多。

卜凡又舔舔嘴唇,打算直接给他来个惊喜。他妈的,岳明辉简直就是个王八,这种人你不刺激刺激他,他永远都不会出壳。卜凡把手搭到岳明辉肩上,头也凑了过去。岳明辉睁大了眼睛,表情很惊恐,但是似乎也没有要逃开的意思。

一阵撕心裂肺的和弦把他俩都吓了一跳。

岳明辉那个小诺基亚突然响了,非常执着,非常坚定,那个标志性的铃声在安静的两居室里吵得如同阿瓦达索命。

岳明辉慌慌张张看了卜凡一眼,胆怯道:“要不让我先接个电话?”

卜凡不想点头。他的脸很冷,心也很冷。他是一尊没有感情的雕像。

岳明辉的眼神可怜巴巴的。
卜凡点头了。
岳明辉赶紧起身跑走了。

卜凡很郁闷,卜凡太郁闷了,他决定等这个电话打完,说什么他都得把岳明辉摁在他这张床上,好好整他一整。岳明辉这个人真的太气人了,不整一整,他心头的怨恨是没有办法缓解的。

岳明辉走进来了。
卜凡一级战备。卜凡二级战备。卜凡提枪上膛。卜凡准备发射。

“洋洋的电话。他被困半道儿上了。”岳明辉拿着他的小诺基亚,有点无奈地说,“倒霉孩子,让我去接他。”

卜凡的话噎了一大半在嗓子眼儿里,眼睁睁看着岳明辉急慌慌套了条裤子就逃也似的跑出去了。他气结,气得舌头都捋不直了,气李振洋,也气岳明辉。他妈的,这都什么事,他妈的烫头,他妈的电动车。


李振洋还算有良心,快到家的时候给他打了个电话,兴高采烈地说老岳请客,快下来宰他,卜凡粗声粗气地冲了他一句,你知道你把你兄弟也给宰了吗?李振洋在那边拿着电话有点发愣,不过他李振洋何等精明的人,脑袋一转就明白这傻大个是啥意思了。嗨,李振洋清清嗓子,多大点事,一会我把小弟拐到超市里边,你俩继续,我叮嘱博文一句让他别跟着。

卜凡啪地一声把电话摁了。黑着一张脸踢踢踏踏地下楼了。


李振洋没蒙他,看见他下来,慢吞吞地走过来,拉着李英超就说去超市买冰糕,小孩欢呼一声,蹦蹦跳跳地就跑远了。岳明辉坐在那辆没电了的电动车上,看见卜凡下来,下意识地就想加油门刺溜一声开溜。不过电动车没电,他又想赶紧跳下来,去追随李振洋和李英超,他愿意一人给他们买10支可爱多。卜凡已经走到他前面了,岳明辉丧失了逃跑的最佳机会,蔫倒在座位上。

“你推着我走走,来,凡子,咱俩假装他还有电的样子。”
岳明辉选择彻底破罐子破摔了。

卜凡咬牙切齿,想把他推个跟头。但还是任劳任怨地在他屁股后面推了起来,岳明辉坐在车座子上,也不丧了,玩得开心,甚至开始乐乐呵呵地颠起脚丫子来。

博文在旁边站着拍了一会,心领神会地跑小卖部去了。卜凡瞟了一眼,也没停下动作,一溜烟把他哥推到前面里面去了。

“你到底怎么说?处还是不处?”
卜凡停下来,歇了一会,突然粗着声音问他。

岳明辉被吓了一跳,转过身咳嗽了一声,耳朵也有点红了。没好意思看他,又别别扭扭地把卜凡悄悄摸摸伸上他肩膀的手打下去。

“反正……就是……”

岳明辉握着车把吭吭哧哧半天也没说出两个字,卜凡倒也不接茬,就继续耐心地推着那辆没电的劳斯莱斯往前跑。他不着急,他有耐心的很。万里长征第一步,他有肚量,对象有点小脾气,好事。不然生活多没趣味。

“就是……就是……”

木子洋跟灵超还在那个小超市里面猫着。岳明辉往前扑腾了半天,就是憋不出来那句话,卜凡心里不满,于是开始一使劲,拽着那个电动车停下来,小车猛地顿住,岳明辉往前划拉的脚一下子没收住,呀呀地叫着乱蹬了几下,眼看着要倒,晃了半天才稳住了。

岳明辉有点气,扭过头瞪了他一眼。没说出来的话也不说了,鼓着腮帮子跳下车就要往回走。

卜凡把他按回到车座子上。
“跑啥?你说完了吗,你就跑。”

岳明辉怕摔,也不敢乱动了,老老实实低着头支支吾吾我我你你了半天,声音像小猫哼哼,卜凡听得心里头抓抓挠挠,也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把头凑到他嘴边儿,岳明辉的脸更红,别别扭扭地推开他。

“哎你别……一会再拍着了……”

卜凡懒得搭理他。直接用头卡着他的脖子,脸贴着脸,粘粘乎乎地亲了上去。

岳明辉双手扶着车把,怕摔,也不敢撒手,被兔崽子突然亲上来搞得有点蒙蒙乎乎的,也没有手去推开,眼睛都瞪大了。他的眼睛本来就圆溜溜的,卜凡没闭眼,就直直地盯着他。岳明辉眼睛里面里面有路灯投影下来的光,亮闪闪的,还有他。

岳明辉这个时候的好看跟别的时候又不一样。卜凡心里突然也一咯噔,坏了,平时装的一副信步闲庭,成竹在胸的样子,但是现在他也知道自己这回,是真栽了。

岳明辉这一次是彻彻底底从头发丝儿到脚趾头,都红透了。

“行了吧老岳,矫情这么多天还没个够。我可够顺着你了啊。再这么玩就没意思了。”

过了好一会儿,卜凡才亲够了,他把下巴搁在岳明辉肩膀头上,声音懒洋洋的。

“这我好话说也说了,亲也亲过了,反正别管你承不承认,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对象了。”

他想了想又添了一句。

“明天咱俩也得一块出去烫头。”